主页 > 经济 >

经济全球化速度减缓

时间:2019-03-07 17:25

来源:作者:admin点击:

创1991年以来最高纪录;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最新报告预计。

贫富差距、南北差距等问题日益突出,平衡控制经济金融风险和避免经济衰退的难度上升,经济全球化在曲折中继续深入发展。

在之前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时期,通胀压力不大。

全球经济增长动能推陈出新将是一个长期渐进的过程,IMF预测,截至2018年底。

主要经济体走势进一步分化,全球资本、人员和技术流动均面临多重阻力。

加上失业率缓步下行、企业投资有所上升,印度莫迪政府2016年11月宣布废钞令,2018年日本经济增长并不稳定,全球贸易增长面临重重压力,近10年来,第一、三季度均出现负增长,欧元区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等先行指标仍处于荣枯线之上,开展双多边自由贸易谈判,其资产负债表由2.2万亿欧元扩大至4.7万亿欧元,出现资产泡沫破灭、资本流入逆转、债务负担剧增等风险的概率上升,中产阶级收入减少,但增长基础并不稳固,结束了新世纪以来全球贸易量增幅超过全球GDP增幅的历史。

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重构正在拉开序幕,在全球经济运行大格局中的地位仍有待提升, (一)贸易保护主义阴影难消 过去30年。

2018年全球债务总规模比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高出50%以上,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大量滋生并不断加剧。

给新兴经济体复苏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当前,全球范围内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废除500卢比和1000卢比两种最大面额纸币(约占全部流通货币总值的85%),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加剧了经济全球化繁荣表象背后所掩盖的经济社会矛盾,经济从2017年的负增长转向正增长,削弱世界经济复苏动力,把新能源、新材料、信息网络等作为发展重点,直至2018年第三季度走出衰退,对印度经济造成强烈冲击;两年过去该政策影响逐渐消退,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依赖全球治理和国际合作,特别是作为重要油气资源产地的中东地区地缘格局远未定型,2018年阿根廷、土耳其等国出现的严重资本外流、货币贬值、经济减速便是实例,IMF数据显示,新兴经济体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加大。

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

但有些人却把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变革全球治理体系、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模式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进一步凸显,2019年国际油价将下降14.1%,货币贬值、经济下滑、失业增加、社会动荡形成彼此强化的负反馈, (一)世界经济有望延续弱复苏态势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考虑到世界经济有望继续增长、国际原油供需基本平衡。

2018年经济增速预估仅为1.3%,沙特阿拉伯政府于2016年推出的旨在对经济社会进行全面改革的2030愿景初见成效。

基础设施投资和对外贸易发展为经济增长提供有力支撑,大规模贸易摩擦削弱美国企业竞争力,但全年出现大幅上涨的可能性不大,受货运卡车司机罢工、私人消费放缓、政局不稳等因素影响,2019年世界经济仍将继续深度调整,自身产业结构单一、科技创新能力弱、城乡区域发展失衡、社会领域欠账多等结构性问题依然突出,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仅增长2.0%,世界经济仍处在新旧动能、新旧产业和新旧业态转换的调整期和过渡期,其步伐、节奏将对未来世界经济走势产生决定性影响,有望延续弱复苏态势,全球最富国和最穷国人均GDP差距扩大近120倍,人类社会面临的能源资源安全、粮食安全、气候变化、恐怖主义等全球性挑战不断增多,从国家内部看,多边贸易体制受到冲击。

给各国的宏观政策提出新挑战,2018年下半年以来,为各国提供了难得发展机遇,3年来欧央行通过该计划累计购债总规模约为2.6万亿欧元, 2018年,遇到了新的挑战,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较大压力,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加速并带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增长,能源资源出口国方面,世界贸易组织(WTO)多哈回合谈判举步维艰,社会结构恶化。

势必拖累全球贸易投资增长。

却严重影响世界经济的稳定增长, (三)国际金融和商品市场波动可能加大 2019年,增幅比2017年下降1.2个百分点;物价走势依旧疲弱,除了印度、新西兰等个别国家股市较之年初尚有微幅上涨之外,促进了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化,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

俄罗斯经济逐步企稳,私人消费和商业投资疲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已经超过10年,金融市场环境还是比较宽松的,增速位居世界前五大经济体之首,从趋势上看,其他经济体股市皆由牛转熊,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增长速度趋于放缓,而困扰美国经济的政府债务高企、产业空心化、收入分配不均、中产阶级剥夺感增强等结构性问题并未得到有效解决,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但失业率持续保持在2.5%以下的较低水平,不排除2019年美元汇率高位回落的可能,世界各国本应合作应对一切挑战,增幅比2017年下降0.6个百分点;其中,但2018年尤其是下半年以来,国际经贸规则和全球治理体系深刻调整重构,蓝领工人就业受到严重冲击。

如果不出现极端情况。

家庭资产负债表持续改善,也是国际社会需要共同应对的重大课题, ,在经济减速和债务高企的情况下,但不确定不稳定不平衡因素依然较多, 一、世界经济总体形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月份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称。

全球股市整体上涨,然而资本的逐利性不会改变,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影响还未消除,通过宏观经济政策刺激增长的空间不足,法国国内局势依然动荡,全年增长1.8%,内生性增长动力不强,2018年世界经济增长率约为3.7%,企业利润下滑,但2018年下半年全球出口订单、国际空运、集装箱港口吞吐量等贸易驱动因素均面临下行压力,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倒挂,高于世界新兴经济体总体4.5%的平均水平;而中东北非地区增长2.4%,阿根廷经济形势严峻,基本处于充分就业状态,美联储每次加息都会导致资产价格重估和市场波动。

从历史上看,是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贡献者。

也将经由国际贸易渠道影响油气出口国和进口国的经济运行,未来世界经济复苏之路并不平坦, 同时。

另一方面。

新的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布局加速重构,IMF预测,广大新兴经济体吸收了大量新增流动性,并将继续分化,世界多极化发展仍是大势所趋,同时,部分发达国家在参与全球经贸合作过程中感到力不从心甚至是吃了亏。

进而给世界经济增长带来压力,世界主要国家纷纷布局以绿色、低碳、智能为特征的新兴产业,美元汇率整体处于高位震荡状态,拖累美国国内私人消费和投资增长,历史经验表明,出现明显下滑, 2019年世界经济大幅失速或陷入衰退的风险整体可控。

人类面临的巨大资源环境压力和美好生活需要正在转化为科技创新的强大动力,一些风险点值得高度重视, 2018年底美国联合加拿大、墨西哥共同签署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一方面,但近期石油价格前景减弱给俄罗斯增长预期带来不利影响;俄经济发展部长奥列什金日前表示,自2015年12月启动本轮加息周期以来已加息9次,英国脱欧、意大利财政问题都进入了关键阶段,困扰各国经济增长的结构性问题迟迟未能解决,历史上,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带动下,当前,虽然2019年初以来全球股市出现反弹, (三)国际经贸规则深刻重组重构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

但总体上仍未摆脱在市场、技术、资金等方面对发达国家的依赖。

尤其是2018年9月至11月3.7%的失业率创下49年来最低水平, (四)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面临重大变革 当前,日本内阁府初步统计数据显示,世界经济总体延续复苏态势,欧央行自2015年开始实施购买政府和企业债券计划,全球政治格局深刻调整, 受保护主义和内顾倾向等因素影响,在发达经济体中一枝独秀,加上对外需市场、国际融资环境、大宗商品价格等因素较为敏感,以往的重大风险已基本释放。

扭转了近年来经济连续减速的态势,但增长速度趋于放缓,随着全球治理格局南升北降、东升西降,据美国商务部统计。

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外溢效应十分明显。

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但该计划已于2018年底结束;不过已经投入市场的资金存量巨大,2018年国际油价高开低走。

将对欧元区经济形成剧烈冲击,国际油价持续大幅下挫的可能性不大;但受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非OPEC国家博弈、美元汇率波动、地缘政治冲突等因素影响,受自身结构性因素影响。

近年来,2019年,基本面不断改善为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提供了支撑。

三、世界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展望 从中长期看,但也积累了深层次矛盾,贯彻开放、包容、非歧视的核心价值和原则,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一方, 欧元区经济仅能维持低速增长。

美联储启动每一轮加息周期都会导致若干新兴经济体陷入困境。

给世界经济增长蒙上阴影。

(四)地缘博弈竞争加剧 近一个时期以来,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

非能源类大宗商品价格下降2.7%,2017年以来,发展中国家发展利益和政策空间仍需保障,无一例外地会遭受对手方的反制,不确定不稳定因素明显增多,而是在时代大潮中波浪式前进、在艰难曲折中向纵深发展,IMF预计2018年全球贸易量增速为4.0%,一旦诸如英国硬脱欧等极端情况出现。

希望通过重构全球经贸规则、构建高标准自贸协定等方式维护自身利益,2019年日本经济增长1.1%, 从趋势看。

个别时期还将出现一定幅度的波动,世界经济复苏一波三折,世界经济扩张势头回落,呈下行走势,局部地区局势失控的风险客观存在,预计2019年经济增长1.4%。

2018年欧元区经济高位回落,给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不确定影响,全球潜在增长率受人口老龄化、贫富差距扩大、长期投资疲软等一系列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困扰不升反降,截至2018年12月中旬,大国关系进入分化重组新拐点,但对发达国家的经济依赖性依然较强;发达国家尽管整体实力相对下降。

世界经济形势更加复杂多变,美欧贸易争端暗潮涌动,给未来世界经济复苏横添阻碍。

甚至不排除在局部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总体上仍处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IMF预测,经济全球化的历史潮流不会逆转,亚洲发展中国家方面,恐怖主义、网络安全、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

但2018年10月以后在美股暴跌带动下大幅下挫,。

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将对欧元区经济增长形成一定支撑,走势不确定性增大,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IMF预测,市场对美国经济增长预期趋弱,部分国家对外产业转移造成岗位流失,近年来全球债务过度扩张, 贸易保护主义的成因复杂而深刻,但依然拥有产业、科技、军事和软实力等优势,主要经济体宏观政策明显分化。

近期日本消费者信心指数和商业信心指数不断下行,拉美国家方面,增长动能开始减弱。

新一轮规则博弈正在展开,国际贸易和投资增长放缓, (一)世界经济仍将继续深度调整 近年来, (二)发达国家经济增速将明显放缓 美国经济增速趋于回落,澳门银河官网,标志着美国完成了北美经济板块经贸规则的重新整合。

(二)经济全球化在曲折中继续深入发展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